严格意义上

2018-10-18 08:15

在盘点2014年度创作时,行业剧《产科医生》和谍战剧《红色》在各种榜单上都会被提及,且无一例外都是“黑马”身份——前者以清新之风,首次把国产行业剧拍得像一部真正的行业剧;后者则以小见大,慢火文炖,如同当年的《士兵突击》一般聚拢了庞大粉丝群,口碑后劲十足。其实,严格意义上,电视剧领域是不应该存在“黑马”的,一位一线省级卫视的购片主任就说得很实在:“收视率竞争这么残酷,凡是我们买下和播出的剧,就等于在某种程度上被‘看好’、被寄予厚望的。”然而,《产科医生》和《红色》仍然坐实“黑马”之名,实因它们在中规中矩的收视表现之外,给观众带来体验上的惊喜,而这种欢喜是电视台收视“预判”的经验主义无法覆盖的。这两个剧火了之后,大大小小研讨会开了很多次,专家们也只能后知后觉地“倒推”所谓成功经验。但从电视剧创作本身来说,这样的作品在今天的大环境下,越来越不具备可复制性。简言之,它们曾经都是哀兵,剧本扎实但无人赏识,项目兜转了很久由于偶然的机遇才没有流产,演员几经轮换,大牌溜走,今天的阵容说好听了是无心插柳,其实多少有些死马当活马医的绝地逢生。在资本安全的第一要务下,谁愿意这么踉踉跄跄再走一遭?!

2014年真正被业内推崇的黑马剧是《产科医生》和《红色》,然而指望着2015年按图索骥却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这种剧本为王的成功越来越成为供理想主义者摇旗呐喊的“符号”和摆设。它的低成本和偶然因素不符合资本野蛮收割的狂想。种种迹象表明,2015年的热点地带将是由网络游戏、网络小说改编的古装偶像剧和都市言情剧。看得见的颜值、话题、粉丝数,和看不见的版权费、外延开发增值……电视圈,传统的创作模式已经逐渐被改写。“创作小年,营销大年”,已经有业内人士发出这样的预警。而原创萎缩,质量下降,真的不是危言耸听。在这样的大趋势下,2015年水准线下冲出的“黑马”,恐怕仅是数据创新高的黑马,“剧”本身的成色恐怕难逃短腿。可是,有谁在乎吗?

网络游戏、网络小说成为电视剧剧本的主要来源是在2014年就已确认的制作趋势。今年初,《何以笙箫默》的现象级播出,必将进一步带动网络小说改编的偶像剧播出率。

从演员角度,在刷“颜值”的大背景下,2015年古装偶像、青春偶像剧的热播,或直接导致偶像明星的风头盖过原来的一线高片酬大腕。风水轮流转,当下流行的“小鲜肉”其实就是当年的“奶油小生”。观众看腻了之后,王志文、孙红雷、李幼斌这样的“演技派”硬汉开始独领风骚,如今大家又需要换换口味了而已。投资方倒也乐得省下片酬顺应时势。但是,不能否认,这一番由网络蔓延到荧屏的火热澎湃,对于传统电视观众群和很多研究电视剧的专家,却仿佛发生在另一个维度的世界,因为游戏、仙侠、“小鲜肉”跟他们的生活根本就没有交集。粉丝之外,大部分人压根分不清鹿晗、李易峰、吴亦凡。当然,受“一剧两星”影响,得以播出的电视剧总量大大提升了,沉默的“大多数”在2015年仍可有所期待,比如还在修改路上的《风筝》,制作完成的《虎妈猫爸》,以及年底将播的《芈月传》。但是,据密切跟踪剧本和制作方向的业内人士反馈,各电视台的预购剧单中,暂时找不到类似《父母爱情》、《北平无战事》、《相爱十年》这样的好剧本了。(杨文杰)

真正可能被复制的是另一种类型的“数据黑马”,比如《古剑奇谭》。作为一部改编自网络游戏的仙侠偶像剧,它的主打观众群是90后左右的年轻人。数字显示,该剧在湖南卫视收官当晚,已创下高达75亿的全网点击总量,刷新了《甄嬛传》的52亿点击纪录。它还贡献了一个火到一塌糊涂的李易峰——国产偶像剧在山寨感了很多年之后,竟然也能自主生产一线偶像了,也是不能忽略的一个转折。其实,在《古剑奇谭》之前,网络游戏乃至网络小说改编热已经在电视圈悄然酝酿了一段时间,比如《仙剑奇侠传》、《轩辕剑》等,不仅仅因为借助原来游戏和小说的庞大粉丝基础可以轻松获得收视保障,围绕电视剧的衍生游戏开发,也可以有令人瞠目的高收益。这也是为何总局一再重申限额15%,而古装剧投资仍然火爆的真正原因。《古剑奇谭》在这一题材创作方法和盈利模式上前所未有的成功,更加刺激了资本的野心。2015年,有《琅琊榜》、《花千骨》等若干部同类作品排队待播,也在等待刷新“古剑”的各项纪录。